找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老婆是花瓶,得宠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交战

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交战

        等房间只剩下荣斯爵一人时,他才觉得世界安静了一点。

        他打开了随行带来的电脑,用自制的芯片链接上了网络后,开始入侵海梦的防御网。

        在得知乔忘栖是世界排名第一的黑客Q时,荣斯爵就来了兴趣。

        所有人都以为他只是被荣家养在金窝窝里的小祖宗,从小体弱多病,一直被精细的养在家里,都没见过外面的大风大浪。

        却不知他是世界排名第二的黑客J。

        当然这个排名,也只是暗网的网民们票选出来的。

        荣斯爵对此是不屑一顾的,他觉得自己位居第二的原因是因为他从来不参与暗网的一些行动。

        他从来都是随心所欲,没人知道他从哪里来,也没人知道他要做什么。

        比起其它他曾入侵过的防御网,海梦的防御网的确很周密。

        他废了点心思才入侵成功,而这次的入侵也没有别的目的,就是想来打个卡,留下J到此一游的字迹。

        哪知还没输入呢,就立即被赶出了海梦防御网。

        荣斯爵原本波澜不惊的脸色浮现了几分诧异,他像是来了兴致一样,从原本闲散靠着沙发的状态,直接坐直起来,抱着电脑开始忙碌起来。

        他不断的对海梦防御网进行攻击,而防御网也不停的做着防御。

        几番交战之后,竟然难分胜负。

        荣斯爵眼底闪过阵阵精芒,双手更是在键盘上飞舞起来。

        又是几番交战,防御网那边似乎有被攻破的迹象。

        他唇角淡淡的扯了扯,正觉得不过如此的时候,忽然意识到自己好像掉入了对方的圈套。

        说到底还是对面的人太狡猾了,故意漏出漏洞让他有机可乘,却趁机迂回到他的后方,去查他的踪迹。

        还好荣斯爵反应快,立即从海梦的防御网退了出来,并迅速断掉了所有网络,关上了电脑,这才让对方的反追踪计策失算。

        经此一战,荣斯爵却愈发的好奇了,觉得这个Q,的确有点东西。

        尽管他知道乔忘栖就是Q,但却没有自报家门的意思,他想再玩玩。

        江羡从浴室出来,见乔忘栖正抱着电脑在忙着什么,便凑过去瞧了瞧。

        页面上不断闪烁着代码,乔忘栖的表情也有些严冷,江羡便忍不住问道,“怎么了?”

        “刚刚有人在攻击海梦的防御网。”乔忘栖如实的道。

        江羡听后并不在意,“有你在,这些小黑客不值一提。”

        “今晚这个,可不是个小黑客。”乔忘栖解释道。

        江羡扬了扬眉,“能让你都觉得不一般的,那应该挺厉害的。”

        “虽然没能查到对方的身份,但从他的技术和反应来看,应该算是个佼佼者了。”乔忘栖给江羡分析着。

        江羡难得感了点兴趣,“那会是谁呢?为什么会来攻击海梦的防御网?目的是什么?”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船上的人。”

        江羡坐直了身子看向乔忘栖,“你是说这个人在游轮上?”

        “嗯。”乔忘栖点点头,“但也不是百分之百确定,在我即将追踪到他的时候,他迅速隐匿了,海梦的整个网络系统是我写的,这人却并非通过海梦的内网发起的攻击,而且他的技术非常成熟,如果不是我刚等你洗澡闲来无事去防御网转了转,估计他已经在海梦的防御网里胡作非为了。”

        “有点意思啊。”江羡是真淡定,好像这人攻击的不是她的地盘一样,甚至还兴致勃勃的问乔忘栖,“能收服不?这么厉害的人才,不收为己用是真的可惜了。”

        乔忘栖,“……”

        “你这什么表情,我这一招可是跟你爹学的。”

        江羡这话说得还真不假,随老这人就像是有人才收集癖好一样,在全世界网罗着各种各样各行各业的人才,并把他们收为己用。

        在这些人才的加持下,随老的商业帝国越来越强大。

        他为了制衡,经常搞一些内部竞争。

        当年江羡和乔忘栖就被随老算计了一手。

        他们一个掌握着X财团,另一个则掌握着无双,在双方互相不知对方的底细下,一直处于竞争状态。

        哪怕两人已经成为夫妻,却还对此事毫不知情。

        直至地下联盟的那一次竞争,乔忘栖在发现是江羡后主动退出了竞选,才把随老的诡计揭穿。

        江羡直接冲到随老的老巢了,得亏是这老狐狸跑得快,否则他老巢都得被江羡给端了。

        然而这老狐狸贼心不死,后来还差点弄一出兄弟相争的戏码。

        好在江羡识破了这老狐狸的狼子野心,给封尽臣传了信,封尽臣才弄清楚自己跟乔忘栖的关系。

        虽然兄弟相争的戏码并没能上演,绝世和无双也是两个体系的商业帝国,不可能存在竞争的局面。

        但江羡已经不相信随老了,甚至觉得这一次的防御网攻击也有可能是随老的计策。

        毕竟她前脚才联系了老狐狸呢。

        “你说会不会是老狐狸的人?”江羡窝在乔忘栖怀里问道。

        乔忘栖摇头,“应该不是,这人进攻防御网之后,也没做什么事,好像就是来转转,这种风格我有些熟悉,有点像是J的风格。”

        江羡以前也曾混迹于暗网,自然也听过J的事迹。

        当初笼络连舟的时候,也曾想过把J收于麾下。

        可惜这J是个浪子,没有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好让人找到他,也没有偏向于任何的势力,就时不时的去暗网转转,非常中立的一个人,这一点并不像随老的行事作风。

        乔忘栖也是根据这一点来做出判断的。

        “如果真是J,那就有点意思了。”

        另一边,荣斯爵开始相信乔忘栖就是Q的身份了。

        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抵御住他的攻击并且还有时间制造漏洞来反追踪他,就已经说明他的过人之处了。

        这对于他来说,就像是一个挑战一样,荣斯爵寻思着明天再去‘逛逛’。

        大概是刚经历完一场‘大战’吧,荣斯爵有些兴奋得睡不着觉,就去到阳台吹了吹风。

        海梦还在浩瀚的大海里航行着,没有固定的目的地,也没有明确的方向。

        不远处属于B区和C区的欢乐还在继续着,可那种热闹跟他毫无关系。

        他总能这样独处着,用旁观者的角度看着别人在狂欢。

        阶梯式的格局让处于顶层位置的阳台能看到整个海梦的格局,那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的确让人心旷神怡。

        只是看了好一会儿却发现自己依旧没有睡意,封尽臣便拿了自己的风衣穿上出了门。

        宋柯就在门口守着的,看到他出来,立马跟了上来,“荣少,这么晚了您去哪里?”

        “随便转转。”荣斯爵淡淡的道,“别跟着我。”

        “可是……”

        “别跟着我!”这一次的语气更强硬了。

        宋柯只好停下了脚步,站在原地看着荣斯爵走远。

        荣斯爵对船上的其他区域并不感兴趣,他也不是冲着海梦的名气来的,自然也就没想着去其他区转转,而是随意找了个露台坐了下来。

        跟房间的观景阳台不同,这个露台的朝向是船尾。

        相信很多人上船后都喜欢去船头感受船只乘风破浪的感觉,但荣斯爵却觉得船尾那不断倒退的风景,更有意境一些。

        当然他也不是单纯的来这里欣赏风景,毕竟他从来没有这样的雅兴。

        就纯属睡不着里这里坐一坐,静一静。

        A区本就安静,没什么人,因为住的都是贵客中的贵客,所以也不会有人来打扰他。

        也不知静坐了多久,一阵细碎的脚步声才将他从不断倒退的风景中回过神来。

        “不是这里吗?好像是又好像不是。”司眠从来不知道自己有路痴属性。

        她和滕娇娇从B区回来后,她便回了房间。

        滕娇娇又溜去B区玩了,留下司眠在房间觉得怪无聊的,翻来覆去睡不着加上晚上吃得有点多,便想着出来转转消消食的。

        当然她不会去B区,就在A区转转,因为这里很安全。

        可谁知转着转着,好像迷路了,走来走去没找到自己的房间,也没碰到服务员问路。

        不知不觉间就转到了荣斯爵所处的露台,但她并没看到荣斯爵,只以为这里没人。

        “完了,我好像迷路了。”司眠认清了这个事实,懊恼的嘀咕道,“早知道把手机带上了。”

        她出来的时候没想那么多,加上手机在充电,就没带,所以这会儿也没办法打电话求助。

        正愁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那边坐着的荣斯爵突然站了起来。

        动静虽然不大,但还是把司眠吓了一大跳,她惊慌失措的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只看到了男人的背影。

        一开始她没认出来,但那件衣服她见荣斯爵穿过,便立即认出了他的身份,慌忙的转身就走。

        只是才走了两步,就听得身后传来了男人的声音。

        声音夹杂着海风,有些冷冽,几乎没有温度,“不是那边。”

        司眠顿住脚步,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荣斯爵并没多说,而是往另一个方向走去,走了几步见司眠没跟上,又回头看她,“还愣着做什么?”

        司眠讪讪的转身,尴尬的道,“你,你是在跟我说话吗?”

        “不然在跟鬼说话?”荣斯爵反问。

        司眠被怼得哑口无言,摸了摸鼻子说,“我就是迷路了,主要这里太大了,又都长得差不多,所以迷路了。”

        “看出来了。”男人的语气说不出的冷漠,跟他的表情一样。

        “走这边。”他不等司眠开口,又丢下一句话后便往前走。

        司眠这才悻悻然的跟了过去,但与他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不敢靠太近。

        男人对此到是没什么意见,走了一路转了好几个弯后,司眠才瞧见了熟悉的门牌。

        水云间。

        “对!就是这里!”司眠一时兴奋,说话的声音都大了一些。

        说完才觉得自己好像有点过于激动了,又尴尬的看了荣斯爵一眼。

        荣斯爵依旧没什么表情,转身打开了另一个房门进去了。

        那应该是他的房间,和她的房间就隔了十多米。

        /64/64853/209735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