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深空行者在线阅读 - 卷二:零的游戏 第24章 小姑娘

卷二:零的游戏 第24章 小姑娘

        宁和面色平静,他缓缓收起教皇令,这块令牌在这里已经没有作用了。

        马特奥看着他左手上泛有银色光泽的手环,饶有趣味的道:“我很好奇,为什么一个异乡人会拥有教皇令,不会是偷的吧。”

        话音落下,周围的几名城卫军士兵就已经将宁和包围,手上的长枪对准他,面露不善。

        “如果后天我没有出现在教区,席德教皇会生气的。”宁和淡淡的答道,面对这群城卫军丝毫没有惧色。

        “哦——后天?”马特奥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原来你是教会找来参加蔷薇对决的人啊,呵呵。”

        宁和不动声色的看着他,“是又如何。”

        “哪来的回哪去吧。今天就放你一马好了,反正你现在死和后天死没有什么区别。”

        马特奥朝他轻蔑一笑,转身朝着密林深处走去。

        周围打扫战场的城卫军也很快收队,毕竟也没有什么要打扫的,他们只需要将掉落的武器骑枪回收就好,整条道路什么也没有留下,之前的事情就好像从来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宁和止步在密林前,密林中有什么,那些先前站在这里的玩家们的诉求又是为了什么,他们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他一无所知。他能隐隐的感觉到一场天大的阴谋在泽迦尔的上空酝酿积聚,但是他什么也做不了。

        一号世界在不断的运转,没有因为宁和而多做停留。

        “大人?”卫所所长拉隆·丹顿从后面接近,他轻声问候,“我们现在要回泽迦尔了,您?”

        “一起走吧,这里没我什么事情。”

        “哦。”拉隆有些遗憾,终究还是没阻止这场屠杀,身前这位教会大人的背影此时有些萧索,不晓得刚才与城卫军三统领马特奥聊了些什么。刚才他远远的看见,没敢近前,此时等到马特奥走后,他才过来问候一句。

        当宁和再次进城的时候太阳已经落下,进城后他便主动与拉隆分别。

        泽迦尔的街道依旧热闹非凡,各种造型精美的装饰和充满异域文化色彩的建筑足以让初到一号世界的玩家们流连忘返。

        宁和貌似悠闲的走在,他的灵视状态始终没有解除。他能感觉到,就在他前脚踏入泽迦尔城门之后,周围数道视线再次盯在身上,他转过了三条街区,这些视线都没有离开。

        原来不是因为他在城中生的事端,宁和有些失望,如果是因为这件事的话,他刚刚进入卫所露出的教皇令已经足矣让城卫军的监视者退去。然而他在出城又进城后再次被监视,恐怕只有能是因为一件事情...蔷薇对决。

        艾欧王国两位权势最为滔天的大人物之间的对决,他俨然被视为了教皇席德的棋子,那些暗处的监视者,十有八九都是中立或者王权派的人,当然也不排除有教权派的人对他感兴趣。

        宁和嘴角泛泛,微微停顿闭上双眼,随之而来的是一阵自心底而出的疲惫,他退出了灵视状态。

        既来之则安之。

        他走进街边的一家住宿旅店,左手从身上的一个袋子中掏出了一枚银币递给柜台。

        “要一间房。”

        柜台没有结果银币,摇摇头,“这里不欢迎异乡人。”

        宁和看着他严肃的表情,点点头转身推门而出。

        泽迦尔作为王都,旅店不少,光是宁和行走的这条街道上,两旁悬挂了不少相关招牌。

        很快他就推开了第二家旅店的门,这一次依旧是左手递出的银币,得到的也是相同的答复。只不过比起上一家,这家的柜台脾气就不是很好了,在看见宁和手上佩戴的银色手环后,鼻子朝天,打掉了宁和伸出的手。

        第三家,同样如此。

        第四家的时候,他换成右手递出银币。柜台是一名十分年轻的小姑娘,正吃着什么零食,看样子不是专门的柜台员,

        小姑娘站在柜台后面双手接过这枚银币,俏生生的笑问道:“你要住多久呀?我们这里一晚上是四十铜币,你这枚银币可以住好多好多晚哦。”

        宁和闻言一怔,他悄然的看了一眼教会给自己的钱袋,里面躺着不少泛着银白色光芒的银币,甚至还有被埋没在下面的橙黄金币。

        “这个呢?”宁和掏出一枚金币,摆在了柜台上。

        柜台里面的小姑娘看见吓了一跳,她急忙用双手捂住这枚金币。

        宁和眉头微皱。

        “你怎么能随便拿出金币啊。”小姑娘小心点看了看大厅,这家旅店的大厅摆有几张桌子,以供客人就餐使用,此时正好有两桌人正在用晚餐,没人注意到柜台发生的事情。

        宁和不动声色的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小姑娘将金币合在手中,还给宁和,语气中带着一丝羡慕:“那可是金币呀,一枚金币可以换足足一千枚银币呢!我的爸爸妈妈工作一辈子,都不一定能有一枚......”

        “这样吗?”宁和看着金银闪烁的钱袋,不置可否。

        他将那枚金币收回袋中,笑道:“暂时先放在你们这里吧,到时候我哪天退房的时候在结算,不够了记得提醒我。”

        “够的够的。”小姑娘将银币收好,小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头,她把头佝下,在柜台里面翻了一阵,拿出了一根红绳拴着的木牌和钥匙,捧给宁和。“喏,这是你的房间号和钥匙,我们家的房间都是一样的配置。我已经帮你登记好了,你什么时候要走,来前台退房结账就好啦。”

        宁和用左手接过红绳串。

        说完,小姑娘蹿了下去。宁和身体微微前倾,看见她坐在柜台后面的椅子上一边吃着某种青色的小果实,一边借着光亮翻阅着什么书籍。

        “嗯?”灯光被遮挡,她抬头看着宁和,先是歪头想了想,然后疑惑道:“客人还有什么事吗?”

        “没。”宁和摇头,“只是好奇你这么小怎么在这里当柜台的,你不上学吗?”

        “这个啊...因为学校临时放假了,我父母就让我来前台坐着喽,这样他们也能去干点别的事情。我父亲还说最近城里来了很多的异乡人,正是发财的好机会。”

        “嗯?”

        小姑娘边摇头晃脑边往嘴里面送青色小果,嘟嚷道:“城里的旅馆协会禁止异乡人的入住,像我们这种家庭式的就不用管这些,反正他们也看不起我们...等以后发财了,定要让他们好看!”

        小姑娘说到后面朝着宁和挥了两拳,眼睛一亮。

        宁和看见,小姑娘摊开的稚嫩双手上是两把青果:“你要不要来点?”

        宁和凝视小姑娘闪闪发光的眼睛两秒,笑了笑,道:“好啊。”接过了两把青果,转身顺着走廊去找自己的房间去了。

        小姑娘踮着脚目送宁和的离去,狡猾的笑了。爸爸常说要和客人打好关系,这样才好发展回头客,自己那么可爱,放在柜台接待再合适不过啦!他们这种家庭式的小店本身就没有优势,能经营下去靠的就是回头客和老客带的新客。

        “哼!本公主出马,这不是又出来一个潜在的回头客了嘛!”

        小姑娘心中得意的坐下,继续一边吃着青果一边看书。书中的世界正好,有王子和公主,能在大城堡里面幸福的生活。

        想到这里,小姑娘不觉的有些淡淡的忧伤,露出了她这个年龄不该有的愁眉。她双手托腮,现实真是无趣,她不是公主,也没有什么王子。

        不过很快,她的一点忧伤就被抛的无影无踪,只因手中的故事太过精彩,她看的入了神。

        “吱——”

        厚实的木门发出一串刺耳的声音,宁和推开门走了进去。

        房间不大,里面摆放了一张双人床,四方格子窗前摆放有一套桌椅板凳。

        “呼!”

        宁和躺在床上,两把青果被他顺手放在了窗户前的木桌上,没有动。

        他看着木质的房顶,这是他几天以来第一次睡在屋内。白羔镇距离王国腹地的泽迦尔不近,他们能够在短短的几天赶过来,几乎是一路昼夜奔波,中途的换乘马匹和食宿用品都是由沿路城市的光明教会提供,没有在一座城市停留。

        要不是主教对山在抵达的前一晚让他们好好睡了一晚,他恐怕在见完席德教皇后就要找间屋子躺下。

        数日的奔波劳累加上今天持续使用的灵视,宁和的眼睛倦怠,不一会便逐渐合拢睡了过去。

        当天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肚子传来的强烈的饥饿感让他挣扎的坐起床。透过四格窗户,外面有着朦胧的光线落尽屋中。

        “早上?”

        宁和摇了摇头,起身随意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然后便推门走去了大厅,他要找些东西吃。

        “早。”宁和从侧面看见柜台里面还在聚精会神看书的小姑娘,招手问候道。

        “早?”小姑娘抬起头,她朝着大门的方向看了看,嘀咕道:“现在不是已经黄昏了吗。”

        “黄昏?”宁和皱眉,他几步走出旅店,夕阳的余晖已经落尽,洁白的月亮悬挂在半空。

        宁和有些恍惚,自言自语道:“已经黄昏了啊......”

        他还以为自己只睡了一个晚上,没想到是睡了一天一夜。

        肚子传来叫声,他转身进屋又一次来到柜台,小姑娘没有看书,她已经料到这个有些迷糊的异乡人会又进来。

        嗯,睡迷糊的。

        “你现在是不是要用餐?”

        “聪明。”

        “我们这里中餐和晚餐都是八个铜币一顿,早餐是三个,你每用一次我都会记在账上的。”

        “嗯。”

        宁和走到一张空桌,很快就有一名头发干枯的中年女人端着盘子走了出来,她在柜台前与小姑娘交谈了几句,就把食物送到了宁和桌前。

        “谢谢。”

        “应该的。”有些憔悴的女人摇摇头,拿着盘子转身又进了后屋。

        /92/92661/20972550.html